首页 >> 娱乐>> 一个武汉家庭的春节旅程:返汉通道关闭后被留观的日子

一个武汉家庭的春节旅程:返汉通道关闭后被留观的日子

2022-01-10 17:35:29 作者:河北省武安市 
在云南,返汉通道关闭后,对滞留在滇的湖北游客进行集中安置。在这里的留观酒店,这些湖北游客成了“非常时期的特殊客人”。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是以武汉为中心,向湖北乃至全国逐步扩散的。疫情爆发之初,各地湖北人尤其是武汉人屡遭排斥,他们的经历,可浓缩为两字:恐鄂。
与“恐鄂”现象并行的举措,是多地政府指定酒店等固定场所,对当地湖北人进行为期14-15天的集中留观,此举,既可切断病毒传播途径,又能保障在外的湖北人不再居无定所。
在云南,返汉通道关闭后,对滞留在滇的湖北游客进行集中安置。在这里的留观酒店,这些湖北游客成了“非常时期的特殊客人”。留观酒店内工作人员的日常消杀

留观酒店内工作人员的日常消杀

一家武汉人
一次注定无法实现的旅行

从1月23日上午10点开始,武汉全市的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的离汉通道关闭。自此,无特殊情况,城里人出不去,城外人进不来。
在此之前的三个小时,60岁的武汉市民叶世辉驾车,带着妻子殷汉萍离开了武汉。“困”在武汉的朋友认为,叶世辉很幸运,能赶在关闭各种通道之前离开武汉。对此叶世辉解释,“我早就安排好这趟行程。”
叶世辉此行的目的地,是1500多公里之外的云南昆明。在之前的1月19日,他的儿媳、孙子以及两位亲家,已乘高铁抵达昆明。
叶世辉告诉红星新闻,他的儿子于去年11月被公司的昆明经营点借调,一家人的计划,是在昆明共度除夕后,两亲家、儿媳和孙子乘坐大年初一的飞机返汉,他与妻子因是第一次去昆明,打算再四处走一走,看一看。
这注定不是一场轻松愉快的旅行。叶世辉说,先是他的亲家被要求退机票,一时不能回武汉;紧接着从1月23日晚开始,他与妻子也屡陷窘境。他后来在一封书信中描述:武汉人遭到了很多人唾弃、诋毁……
他们很难找到地方住。在贵州铜仁休整的第一晚,第一家酒店看了他们的身份证及鄂A牌照的私家车后,婉拒了他们的留宿。第二家酒店接纳了他们,“但他们开玩笑,问我们怎么跑出来?我们解释说,是离开之后,武汉才封的城。”
昆明住宿的第一家酒店,他们只被允许住一个晚上,理由是“要装修”。随后,叶世辉一家人,又搬住到了提前订好的西山区人民西路上一家取名“花迹”的民俗酒店,住宿时间为1月25日至29日。
在“花迹”住宿的第一天,社区及辖区派出所民警就上门,对叶世辉一家的身份信息进行详细登记、量体温。在这里,叶世辉露天停靠的鄂A牌照轿车每天都遭人举报,民警不厌其烦,多次找叶世辉谈话、协调。
按照民警的要求,叶世辉买了窗花,遮挡住了敏感的车牌。在酒店住宿的5天时间里,他并没有被限制外出,但社区工作人员交代,非常时期,最好不出去。这个阶段,叶世辉整天就待在酒店,最多去下超市。社区每天都派人给叶世辉一家量体温,询问他们身体上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如果有反应,要我们马上就医。”
1月29日晚9点,叶世辉一家接到辖区派出所电话,称西山区对湖北在滇游客进行统一安置,他和家人必须迁住另一家酒店——春城花园酒店。叶世辉最初的感觉有点怪,认为此举是对他这样的武汉人的集中管控,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对他采取的措施,叫留观。留观酒店内工作人员的日常消杀

留观酒店内工作人员的日常消杀

大年三十
湖北游客找不到吃住之地

同叶世辉的遭遇类似,这一时期,在全国各地,大量的湖北人既找不到饭店吃饭,也找不到酒店住宿。一则互联网帖子写道:有的人,一边喊着“武汉加油”,一边拿他们当瘟神。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的“一部手机游云南”投诉平台,也收到了多起“湖北游客因疫情管控无法返乡、滞留我省时入住宾馆饭店被婉拒”的投诉。
一些极端的投诉,让云南省文旅厅春节大假负责总带班的副厅长孙炯印象“深刻”。“大年三十,很多湖北散客在云南的旅游景区和旅游城市找不到地方住。他们有的到餐馆吃饭,老板一看是湖北牌照的车,赶快就关门。”孙炯说,餐馆因怕投诉,不会说不卖东西,而是关门就跑,不做生意直接回家。
孙炯介绍,为迎接春节旅游旺季到来,省文旅厅联合省消防救援总队进行节前大检查。按照国家文旅部要求和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这次检查的重点是“旅游革命的九大措施”的落实情况,核心是防范安全风险,强化市场监管,优化公共服务,“当时我们对疫情带来的影响情况还没能全盘掌握,云南无法预料到这些新情况。”
很快,1月23日,云南省委书记陈豪、省长阮成发在全省防控疫情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要求:省文化旅游系统要做好旅游团队及人员疫情监测和教育工作,旅行社、宾馆、饭店要做好游客登记、宣传、观察和管理,落实防控措施,为游客提供必要的帮助。
“要第一时间摸清楚这些湖北游客尤其是武汉游客在滇的情况,必须迅速把他们找到,检测医疗要跟上。”孙炯称,按照省委、省政府提出“6个早”(早发现、早报告、早排查、早隔离、早治疗、早预防)的要求,他们工作的核心,是要防止湖北游客得不到有效的安置,“如果到处找住宿,又有湖北游客在云南发病,形成传染源,那麻烦就大了。”
1月26日,云南省文旅游厅发布“关于妥善安置疫区滞留在滇游客”通知,要求各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在当日下午18:00前,确认一家宾馆饭店,统一提供给疫区滞留在当地的游客集中住宿,原则上每个州市确认一家,视疫情防控情况增减。酒店工作人员给留观人员发放垃圾袋和卫生纸

酒店工作人员给留观人员发放垃圾袋和卫生纸

安置酒店名单
最后时刻仍在变

根据云南省文旅厅通知要求,这份集中安置酒店名单,全省16个州市文旅局须在1月26日下午6点之前报送,原计划当天就公布。
孙炯介绍,厅长曾艳与在家当班的同志一起研究,认为选作集中安置的宾馆、饭店,须满足三个条件:不能在市中心,在市中心一旦造成传染,就更麻烦;要尽量靠近机场、火车站等交通要塞,方便接纳游客;要有一定档次,尤其通风设施要好。
但这份名单没能在1月26日公布,它最后时刻仍在变化,“有的旅游城市的宾馆、饭店一听说要征它的酒店,关门就跑。有的是总经理接受,服务员就跑了。”孙炯说。酒店确认后,各州市的卫健部门要立即做进一步的检查,主管部门还要为工作在一线的酒店服务员配备足够的防护用品。孙炯介绍,当时根本弄不到口罩,后经厅长和派驻在省指挥部担任联络员的一名副厅长积极争取,省指挥部在防护用品非常紧缺的情况下,明确第一批30%的口罩要马上分配到文旅口。此外,消毒水也远远不够,“我们又与各地指挥部配合,向一些关闭的宾馆饭店征用消毒水,供集中安置酒店使用。”
集中安置背后的风险,是一旦有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患者,整栋酒店都得管控。“当时的做法,是尽量把武汉游客安排在一个楼层,其他游客住的地方,跟他们再隔一个楼层。”孙炯称,16个州市的党委、政府调集大量的人力物力,做集中安置和防控,“至今集中安置的游客中没有一个确诊患者,也没有出现交叉感染。”留观酒店内工作人员的日常消杀

留观酒店内工作人员的日常消杀

据云南省文旅厅向红星新闻提供的数据,至2月13日24时,云南全省集中安置游客7871人,其中湖北籍游客2769人(含武汉籍游客1542人)。至今云南先后公布了三批集中安置酒店名单,实际总数超过100家。
昆明作为云南游客的集散地,承担了这次集中安置工作的重头。在武汉关闭各种通道的第二天,昆明市文旅局就在昆明长水机场、昆明南站、昆明火车站等地段设置了湖北籍游客咨询点,“我们接触到的游客五花八门,有自驾来的,也有从东南亚旅游途经昆明后回不去的。”该局宣传推广处处长赵占良说。
至2月13日,昆明市一共征集了3批次31家集中安置酒店,其中19家对外公布,这些酒店优先保证湖北籍游客,第3批次的集中安置酒店系自愿报名参加,由文旅部门进行筛选。昆明市文旅局局长戴彬说,承担集中安置湖北游客重任的酒店,其今后的入住率可能受此影响。
红星新闻梳理河南、山东、福建等地公开报道信息发现,在这一阶段,针对湖北人的集中隔离、留观,是各地切断传染源、落实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的重要举措。此措施一般以14日为限,14日内体温无异常,这些湖北人可解除留观。工作人员给留观人员送水。 刘苹摄

工作人员给留观人员送水。 刘苹摄

规避敏感词
玩一次藏猫猫的游戏

昆明市西山区,此次承担了安置314名湖北游客及其家属的任务。这314名游客分住在人民西路上的春城花园酒店,以及滇池湖畔的云南省工人疗养院,两家酒店以同一套流程进行管理。
西山区文游局局长李剑称,安置酒店还要求满足以下三个条件:床位数要够;具有相对独立的空间,最好是整栋;能够提供餐饮服务。
李剑介绍,前期街道办事处、社区、卫健、文旅、公安共同出人,搭建班子在安置酒店驻点,先是卫健部门对酒店进行大面积消杀,再由公安部门对酒店进行实地勘察,对入住人员的活动范围进行制定,设置警戒线。
1月29日至2月1日,湖北游客陆续入住春城花园酒店,入住的条件,是不能咳嗽、发热。入住后,卫健部门的工作人员,分早晚两次对他们进行体温检测。留观期间,所有客人不可出警戒线。
春城花园酒店有两栋住宿楼——迎宾楼与贵宾楼,157名湖北游客全部居住在贵宾楼,该楼有7层共120个房间。酒店经理胡映辉称,去年上半年,贵宾楼进行了最后一次装修。此次贵宾楼房间基本住满,原则上要求单人单间。元宵节,工作人员给留观人员发鲜花饼。

元宵节,工作人员给留观人员发鲜花饼。

武汉人叶世辉一家7口,住在贵宾楼的2308、2322、2324三个房间。一到酒店,他们就拿到了酒店的《温馨提示》。该《温馨提示》写道:亲爱的湖北游客,欢迎您入住春城花园酒店,一场意外的疫情让我们有缘遇见您,旅游疲惫的您,在我们酒店可以静心休息,养精蓄锐等待重返家乡……
因一时无法掌握这些客人是否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有接触史,故而酒店工作人员不能与之直接接触。李剑说,对他们而言,这批湖北人是“非常时期的特殊客人”,西山区政府在工作布置之初,就要求工作人员既不能存在歧视心理,又要恰到好处地提供方便,最终形成了一套“不见面服务”。
对这些游客的留观措施,《温馨提示》上的表述是,“来,玩一次 ‘藏猫猫’的游戏”。提示中的不见面服务核心包括:
游客乘坐电梯,步梯留给酒店员工;酒店不做日常卫生,清洁工作需客人自行完成;一日三餐准点发放,由客人自行到电梯间领取;提供酒店超市二维码,客人下单购买日用品,由工作人员放置在电梯间的专用桌上;客人的生活垃圾,自行投放至专用垃圾桶,由专人进行每日一次的集中焚烧。
春城花园酒店调用了42名工作人员为这些湖北留观游客服务,酒店要求游客之间不能随意窜房、聚集。1月13日下午,红星新闻在酒店监控室看到,酒店各层走廊空空荡荡,15分钟时间里不见一人闲逛。留观酒店日常的垃圾清运,这些垃圾会集中焚烧。

留观酒店日常的垃圾清运,这些垃圾会集中焚烧。

被留观的日子
他在房间跳广场舞

春城花园酒店的留观时间为15日,因担心留观人员“待不住”,西山区文旅局与喜马拉雅合作,免费赠送客人15天的VIP听书。
酒店所在的辖区为西苑街道办事处,为做好服务,办事处副书记慕昭曾帮一位客人满大街去找一款细枝黄鹤楼牌香烟,但街上商店大多关门,他最终没能找到。
酒店经理胡映辉说,留观酒店的一日三餐,酒店也是变着花样去做,前提要保证是热的,营养要均衡,主食以米饭为主,三餐都配有水果。至于辅食,是鸡蛋、牛奶、酸奶轮着换。
在留观的15天里,叶世辉每天都在与武汉的亲友联络,坏消息一则接着一则从武汉传来,他承认他也很焦虑。他说,在武汉的亲友中,先是他的堂哥感染,继而堂哥又传染给堂嫂,好在都不是很严重。
尽管住在同一楼层,但叶世辉夫妻和儿子、儿媳,以及两位亲家几乎不见面。每一天的上午和下午,他的儿子会把5岁的孙子送到他的房间,让祖孙好一处逗乐。作为长江边长大的武汉人,他平素喜欢游泳,但在留观的15天里,他向妻子学习,在房间里有模有样地跳起了广场舞。
2月15日,叶世辉收到了酒店集中安置工作专班的一份《关于对集中安置酒店中滞昆客人解除留观相关事宜的告知书》。
该《告知书》针对他这样的武汉人作如下规定:武汉籍客人,愿意返回的,在集中安置酒店留观超过15天且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症状的客人,可严格按照返乡事宜程序,办理流程返乡。湖北籍游客留观15天后,如无发热、咳嗽等症状,可在签订《自愿继续留观人员入住承诺书》后继续在酒店留观,但费用由客人自行承担(此前留观期费用由政府买单)。留观的湖北游客离开前,给酒店送锦旗。

留观的湖北游客离开前,给酒店送锦旗。

在2月11日所填的《留观人员返乡信息采集表》上,叶世辉的妻子殷汉萍注明,其回乡时间,约在两个月之后。叶世辉说,他们现在就算想回,也不一定回得去。
殷汉萍同时提到:作为病毒发源地的武汉人,其自驾的鄂A牌照的轿车给异地带来不安,留观后若自行找旅店被人拒绝、回避甚至驱赶,我们希望昆明市政府和疫情防控指挥部继续统一管控我们,安置我们。
殷汉萍一家人是在17日离开这家留观酒店的。他的儿子要复工了,离开留观酒店,他们在空间上能获得更多相对的自由,一家人仍可团聚。他们拿到了西山区西苑社区服务中心的体温监测证明,每个人都很正常。 

(原题为《红星深度丨一个武汉家庭的春节旅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评论区
  • 来自江西省上饶市的网友:

    板凳~

  • 来自山西省长治市的网友:

    这个厉害了

  • 来自江苏省靖江市的网友:

    en哼嗯哼?

  • 来自江苏省苏州市的网友:

    已添加。OK!

  • 来自云南省楚雄市的网友:

    点赞点赞必须支持

  • 来自辽宁省大石桥市的网友:

    滴滴一下

图吧推荐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八卦往事网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广告
大家爱看
广告
    编辑推荐